首页 > 行业资讯

行业资讯

虚构与知名电商4亿应收账款 保理公司受骗2亿
来源:21世纪经济网 宣布日期:2023/1/12 点击次数:85

近日,最高人民法院宣布全王法院系统2022年度优秀案例剖析评选结果,上海金融法院宣布的一则保理条约纠纷案被评为民事二等奖案例,其中揭露了虚构与苏宁易购四亿应收账款,保理公司受骗的案件历程。

多次虚构与苏宁易购应收账款

据上海金融法院判决显示,该案例中原告霍尔果斯新骏商业保理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新骏保理公司”)于2017年10月11日,与苏宁易购团体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苏宁易购”)上游供应商福建智宝贸易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智宝公司”)签订《保理业务条约》,约定智宝公司将其向苏宁易购提供商品而形成的应收账款债权转让给新骏保理公司。

但最终因苏宁易购付款期限届满未履行付款义务、智宝公司亦未履行回购责任,新骏保理公司将苏宁易购及其采购中心、以及上游供应商智宝公司一同诉至法院。

原告新骏保理公司称,新骏保理公司与智宝公司实际爆发6笔应收账款转让交易,共计4亿余元,智宝公司均提供了与苏宁易购签订的相应《大单采购条约》。

2017年10月24日,新骏保理公司在支付第一笔转让款前由其事情人员至江苏省南京市苏宁大道1号苏宁易购办公地点治理相应《应收账款债权转让通知确认》的面签手续,由自称苏宁易购事情人员“陈某”接待。商谈后,最终在相关质料上加盖了苏宁易购条约专用章。今后,新骏保理公司向智宝公司先后支付了6笔应收账款。

但被告苏宁采购中心、苏宁易购配合辩称,新骏保理公司持有的《大单采购条约》与《应收账款债权转让通知确认》上,苏宁易购条约专用章以及治理相应文件面签手续的“苏宁易购事情人员陈跃”身份均系伪造,公司不保存与涉案条约对应的应收账款。本案涉嫌诈骗,智宝公司事情人员伪造苏宁采购中心印章,虚构交易,相关案件已由公安立案侦查。

上海金融法院认为,在苏宁易购条约专用章及“陈跃”身份系伪造的情况下,签订基础交易条约并非苏宁易购的真实意思,故上海金融法院对新骏保理公司要求被告苏宁易购担负《保理业务条约》约定的《大单采购条约》项下条约债务不予支持。

但法院也提到,虽然《保理业务条约》基础债权不真实,但并不影响《保理业务条约》的效力,新骏保理公司选择凭据《保理业务条约》的约定向智宝公司主张回购责任,该诉请依法应获得支持。

应收账款转让通知环节易泛起漏洞

《民法典》第五百四十六条划定:“债权人转让债权,未通知债务人的,该转让对债务人不爆发效力。”保理业务中应收账款转让的通知问题是纠纷爆发的重要环节,在该纠纷中,原告体现,新骏保理公司相应债权均在中国人民银行征信中心动产融资统一挂号平台进行了应收账款转让挂号。在债权转让通知已经送达债务人的情况下,无论由谁治理相应面签业务,都不影响债权已爆发转让的效力。现“陈某”在逃,刑事案件无生效判决,公安机关的侦查情况不可作为本案定案证据。

实际上,应收账款转让挂号公示并不料味着债权人向债务人履行了通知义务。债权转让挂号实质上是行政监管,目前也没有关于债权转让挂号对债务人爆发债权转让通知效力的划定,挂号公示的效力只爆发在出让人和受让人之间,仅仅起到对外公示和可供盘问的功效。

2022年1月9日,上海市高级人民法院宣布新增裁判文书通告,要求智宝公司于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向新骏保理支付回购款本金人民币1.9亿余元,并按划定利率和基数支付保理预支价金利息和逾期违约金。截至目前,智宝公司相应执行情况尚未公示,2020-2022年均因未依照《企业信息公示暂行条例》第八条划定的期限公示年度报告被福州经济技术开发区市场监督治理局纳入经营异常名录。

苏宁易购还曾“卷”入承兴厦魅诈骗案

去年11月,曾在资本市场沸沸扬扬的“罗静案”一审判决落地。苏宁易购也被“卷入”其中。

上海二中院作出一审判决,承兴系公司实际控制人罗静因犯条约诈骗罪、对非国家事情人员行贿罪被判处无期徒刑。

判决书显示,罗静控制的承兴系公司和员工以不法占betway体育目的,利用其与京东、苏宁的供应链贸易配景,私刻两家公司印章,伪造条约,并通过接纳冒充苏宁、京东员工身份、截留并伪造应收账款债权确认文书等方法,骗取多家单位财物。

具体来看,2015年2月至2019年6月,承兴系公司先后与苏宁易购等开展供应链贸易,由承兴系公司垫资为苏宁易购开展采购业务。同期,承兴系公司在罗静、罗岚的安排下,利用其与京东公司、苏宁公司的供应链贸易配景,由罗岚私刻京东公司、苏宁公司印章,划分由多名员工提供伪造的购销条约等融资所需质料,虚构应收账款,先后与某证券、信托等多家单位签订应收账款转让及回购协议等条约。

在虚构条约后,承兴系公司在多名员工配合下,接纳冒京东公司、苏宁公司员工身份、截留并伪造应收账款债权确认文书等方法,让相关金融机构对虚构的应收账款信以为真,以此骗取融资款,并在明知供应链贸易融资不绝亏损,承兴系公司已资不抵债的情况下连续骗取融资,所得款项用于送还已往融资项目及银行借款的本息、支付种种用度等。承兴系公司骗取证券、信托公司等共计人民币300余亿元,实际造成经济损失共计80余亿元。

上一条: 尚诚消费金融增资落定,上海银行、携程出资翻倍
下一条: 武汉推行二手房“带押过户” 跨行治理银行配合意愿稍显缺乏